当前位置: 首页> 民防知识
筑起我们新的长城——解读中国 “深挖洞”(三)
发布时间:2018-04-12 阅读次数: 字号:【


8.用最高指示统一思想,用血泪控诉发动群众;用参观史实激发热情。“深挖洞”这一战略思考付诸实践了。

1969年,毛泽东在中共党的“九大”会议上发出了“要准备打仗”的号召。同年8月,经毛泽东批准,中共中央又转发了军委办事组《关于加强全国人民防空工作的报告》。全国各地学指示、开大会、搞参观,采取多种形式,对群众进行深入持久的战备思想教育。

学指示,就是通过学习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最高指示和最新指示来提高认识、统一思想、发动群众。毛泽东对“深挖洞”作出过许多具体指示。

早在1956年2月,他在听取重工业各部门汇报时就说:“地下防空室,这笔钱不能省。”

1965年1月,他在听取长远规划设想时又提出:“老百姓怎么办?就是每个房子都挖个洞,自己挖,平时当仓库,藏东西,战时飞机来了当防空洞。…‘有的地方,地下水位高,不允许挖得很深,能挖三尺就三尺,五尺就五尺。……今天挖一点,明天挖一点,就成了。当然,也要搞个计划,搞点简单设计,帮助解决点工具。挖出的土方如何处理,也得有个办法。一家挖一个洞可以,几家挖一个也可以,有什么了不起?!”这时有人提议先在北京试验一下。毛泽东说:“不!各大城市都开始搞。”

毛泽东对人防工作无人管的状况,曾提出过严厉批评:“过去公安本来有个部门,专门管城市防空,后来取消了,也不和大家商量一下,这样大的问题,也不提到中央讨论,随便就取消了,谁都能决定,这是无政府主义。……中国没有什么城市防空,听天由命。”

毛泽东会见外宾,当某国首相说他们“坑道挖了,居民的防空洞也挖了,许多工厂放到地下去了”的时候,毛泽东流露出着急的心情:“我们大概要吃一次亏才能学到。”

毛泽东还反复强调:“防空主要是群众问题。”

对毛主席这些指示,各级领导及时传达,各基层单位逐街逐巷、挨家挨户宣传,做到家喻户晓,人人明白,激发广大群众的战备热情。

开大会,就是集中教育、集中动员、集中誓师。

中原某市,在教育中广泛开展了“学”、“联”、“讲”、“忆”、“斗”活动,“学”,就是学习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深挖洞的指示;“联”,就是联系当时面临的社会帝国主义、帝国主义扩军备战的严峻形势.“讲”,就是讲苏美两霸的反动本质及现代 战争的必然性;“忆”,就是忆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中轰炸本市时许多人被炸死炸伤的悲惨情景;“斗”,就是批斗“反革命分子”破坏战备工作的罪行。通过这些教育活动,启发了广大干部群众的阶级觉悟,提高了战备观念,群众带着挖洞工具敲锣打鼓到街道办事处表示挖洞的决心,迅速掀起了挖洞的高潮。

某工厂召开动员大会,支部书记带头控诉帝国主义侵略我国的滔天罪行:“过去由于国民党反动派引狼入室,使中国的大好河山遭到了日寇的疯狂轰炸和残酷蹂躏,那时没有挖洞,我市被炸得尸横遍野,血染成河,吃了一次大亏。今天仗还没打起来。毛主席就号召我们挖洞,做好反侵略战争的准备,这是对我们最大的爱护和关心。”接着,一位工人走上讲台,他亮出左腿上的伤疤,愤怒控诉日本帝国主义的法西斯暴行:“那是1940年,由于生活所迫,我跟着母亲、外婆逃难,流落街头。有一天,日本鬼子的飞机来轰炸,我和母亲、外婆躲在屋檐下边,不幸一颗炸弹在附近爆炸,弹片夺去了母亲和外婆的生命,我也受了重伤……”愤怒的声讨,血泪的控诉,激起了广大人民群众对帝、修、反的无比仇恨。

搞参观,就是组织群众参观与深挖洞有关的景点和实物。有的参观古代的炮台要塞和清军最早利用坑道作战的遗址;有的参观河北清苑冉庄和北京顺义焦庄户抗日地道战遗址;有的参观曰军轰炸的图片和实物展览。没有实物和景点的,就组织观看《地道战》、《上甘岭》电影。

西南某县,地处偏远,群众对深挖洞缺乏紧迫感。县委指示县宣传组在阶级教育展览馆里增设人民防空展区,把日本帝国主义1939年三次轰炸本县留下的未爆炸弹重点展出,以图片、实物教育群众“提高警惕,保卫祖国”。先后接待来自工厂、农村、机关、学校和部队的观众12万人次。很多同志参观后纷纷表示,我们亲眼看见了日本强盗残杀中国人民的铁证,进一步理解了毛主席关于“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伟大教导,回去要积极修建防空洞,防止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突然袭击。

通过教育发动,广大群众的认识提高了。过去有的认为:“备战有中央,打仗在边疆,我们在内地,是个保险箱”;有的讲:“上有毛主席,下有解放军,打仗用不着咱操心”;甚至有的说:“里三层、外三层,打到我省不可能。”现在大家纷纷表示:“我们都是受苦人,如今翻身做主人,为了不吃二遍苦,挖洞备战打敌人。…‘形势再好,帝修反的侵略本性不会变;困难再大,深挖洞的既定方针不能变。”“备战要备到人类解放,挖洞要挖到帝修反灭亡。…‘大挖是紧跟,小挖是掉队,不挖是犯罪。”“毛主席号召搞备战,加班加点加油干,不怕苦来不畏难,势与帝修抢时间。…‘思想上了纲,工作上了位,领导上了阵。…‘战备思想扎了根,搞好人防铁了心。”

9.“深挖洞”在全国几百个城镇轰轰烈烈开展起来。专业队日夜挖,居民轮流挖,学生放学挖,职工下班挖。1 03岁老太太一天到晚盯在挖洞工地上。“走资派”挖洞队特别有战斗力。
过去公安系统本来有个部门,专管城市防空,后来被取消了。军队刚刚接手管理城市人民防空的日常工作,还来不及做出详细的规划和设计,一场男女老少“深挖洞”的群众运动就已经在全国几百个大中城市和具有防御支撑点作用的城镇乡村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

某大城市。革命委员会一班人正在召开重要会议,大家脸上表情凝重。只见革委会负责人拿起红铅笔,走到墙上悬挂的大比例尺地图前,沿着城市交通线画了纵横交错的几条红线。红线的尽头是直通郊外的几个疏散口,纵横交错的干线上生出枝丫连接各大单位所在地……这就是当时的规划,一笔定乾坤,划到哪里就挖到哪。有的连会也不用开,带几个人到现场简单看一看地形,从兜里掏出笔记本,没带笔记本的就找张烟盒纸,草草画个示意图,就成了施工依据。有的甚至连示意图也不用画,用手一指:“从这儿进,从那儿出”,就算敲定了。

某城市大街。街道下面规划了一条主要疏散干道,十几个单位分段包干。红旗飘飘,喇叭声声,几千人一字摆开,甚为壮观。有两个迎头挖洞的单位搞竞赛,看谁先挖到“会师”地点。可是两家都挖完了规定的长度,没能“会师”,各自又挖了一段,仍挖不通。赶紧请来技术人员,一测量,原来都挖偏了。经有关领导现场办公,决定干脆将错就错,拐弯挖去隔墙,作为一个上百平方米的地下会议室。当时概括工程施工状况是:龙摆尾的方向,波浪式的坡度,猪肠子的断面。

某学校。驻校工宣队组织大家看了《地道战》以后,设计了一个迷魂阵,说是让敌人进了洞找不到我们,敌人在明处,我们在暗处,能够消灭敌人。工宣队员在掌子面按“设计”引导掘进方向,学生们从家里拿来小铁锹、煤铲、锅铲、脸盆、水桶……一点一点儿向下挖土,一点一点儿往递土。通过师生共同努力,地下教室、实验室、活动场所一应俱全。还有打防结合的地下工事。

某福利工厂。残疾人也自动加入“深挖洞”的行列。他们还根据各自残疾的部位及体能情况进行了分工,盲人出渣,聋哑人放炮,拄着拐杖的、坐着轮椅的都忙碌在打洞现场,好一幅自强不息、自我保护的生动画面。一残疾人只有一条腿,坚持挖洞八年,共挖了600多平方米坑道,被评为挖洞标兵。

某市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曾亲眼看到过日本帝国主义的飞机轰炸的悲惨情景,饱受了旧社会的苦难。自969年以来,她带领全家挖防空洞,小孙女在挖洞时遇到塌方,不幸牺牲,市人防办的领导到家里安慰,她却说:“要奋斗就会有牺牲,为了挖好战备洞,打起仗来少死人,我们全家想得开。”说完又继续带领全家挖洞。她体力差了,就主动承担防空洞的管理工作,把防空洞打扫得干干净净,被评为“人防战备先进分子”,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某市还有一位老太太已年满103岁,却一天到晚盯在挖洞工地上。送送水,递递工具,有时也装装土,并带领儿子、孙子、重孙子一起挖洞,直到她105岁临死前,还逢人便讲:“我是经历过几个朝代的人啦,没有哪一个朝代的皇帝像伟大领袖毛主席这样关心老百姓的死活,咱们一定要听毛主席的话,深挖洞……”

挖洞中需要工具器材,就发动群众因陋就简搞施工。缺灯泡,就动员群众白天把家里的灯泡拿到}同里照明,晚上再拿回家使用。没有灯泡,就动员群众用糨糊瓶、药瓶、罐头盒做油灯,没有灯捻,就用破布条、鞋带代替。用这种灯照明,四五米放一个,没有灯罩,洞内又闷又热,烟熏火燎,一天下来,满脸油乎乎、黑乎乎,活像京剧中的黑包公。某街道一位当年负责挖洞工作的老同志回忆说,那个时候,煤铲、锅铲、水桶、脸盆、榔头、斧头、镢头、镐头、箩筐、背篓等等家用物品,都成了挖洞工具。被覆坑道需要各种建材,就动员群众因地制宜去解决。没有砖,发动群众到处捡,不少城市的老城墙砖就;是那时候被扒去修建防空洞了,有的甚至把家里垫床腿的砖都献了出来。捡砖毕竟有限,还得发动群众做土坯、烧红砖。某烧砖现场,由于烧砖用的煤炭质量太差,点不着、烧不旺,又没有鼓风机,就组织几十个老太太用扇子代替鼓风机往炉膛里煽风,三五个人一组,不分昼夜,轮番摇扇,烧出了几十万块红砖。没有石头,就号召群众业余时间到河滩去捡,一人抱一块,某小学的学生给工地送去了几万块石头。没有沙子,打开冰层用勺子捞河沙,放人书包、帽子、包头巾中捎回。没有木头,发动群众到处找,有的把自家的门板也献出来搞人防。没有石灰,有的群众就用家用灶塘架着木柴硬是把石灰石烧成了石灰。

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某市的一条街,家家挖通,户户相通,地上千家万户,地下万户一家,联网成片。某市采用沉井施工法克服泥沙渗透,挖洞不止。某市运用钢筋水泥骨架战胜流沙层,挖洞成功。……

这就是当年群众性挖洞的场面。对这种千家万户“深挖洞”的火热场面,当时的报道曾作过生动的描写:“专业队日夜挖,居民轮流挖,学生放学挖,职工下班挖,广大民兵劈地斗水在工地上,红小兵用书包背沙子、运卵石,白发苍苍的老人为工地送茶水、锤石子,还出现了一家祖孙三代挖地洞的动人情景……”房子底下挖个洞,只是解决了群众临时就地隐蔽的问题。要长期坚持,还需要坚固的工事。周总理指出:“沿海城市有山的也应进山打洞”。进山打洞,向坚硬的岩石开战,就需要专业的施工队伍。东南沿海某城市就拥有一支2000余人的专业队伍。

这支队伍采取条块结合、以条为主的施工体制,以区、局为单位划分任务,由区、局按系统组织专业队,分片包干,具体组织施工。普遍按照连队组织形式,每队编100多人,少的五六十人,多的200多人。配备队长、指导员,建立党支部。根据工种分为风钻、爆破、清渣班(组),并配备机修、医务、财会、炊事等人员。注重加强专业队的思想作风建设,既挖洞,又锻炼人,把工地作为改造世界观的场所。并注重改进施工工艺,提高工效。学习推广了光面爆破技术,开展了技术革新,如自制自动风钻架,提高凿岩速度30%;自制风钻机油加注器,一台风钻一班即节约机油三分之二以上;还修旧利废自制铁吊车、翻斗车、铲渣车、提升机等大型机具20多种,革新改造30多件,各专业队的机械化作业水平和施工效率不断提高。

挖洞的专业队也分不同规模。市里面组织有专业队,这个规模比较大,一般都在成百上千人。各城区、各单位也有专业队,规模在几十上百人。有的单位小,挖洞任务不多,专业队也就十来个甚至几个人。专业队的人员组成也很有意思。开始参加专业队的都是党团员和表现好的积极分子,并且年轻力壮。后来慢慢就不行了,有的是轮着来,每人都得去;有的追求特点,如党员突击队、团员突击队、青年突击队、铁姑娘突击队等等。某市就涌现出了30多名女风钻手,她们用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以高度的战备觉悟说服家庭和亲友,驳斥社会上那些“女人打洞不生育”、“女人打洞洞不通”的流言飞语,不怕满身油泥,勤学苦练、年年完成任务。有的把新招的青工、新来的大学生送到专业施工队锻炼。有的干脆把专业施工队当成劳动改造的场所,走资派、右派、地富反坏分子成了专业队的主力。西南某大城市,市长是一位资深的老革命,中央委员。被打倒后,主动提出申请,要求到挖洞一线干活。他说,我们这个城市抗战时期屡次遭到日军空袭,其中一次就死亡上万人。我们是西南的战略要地,打起仗来肯定是敌人空袭的重点,深挖洞对我们市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我在职时主抓这项工作,才刚刚开始。我现在被打倒了,没有任何别的要求,只希望组织上让我去挖洞。在他的再三要求下,造反派才同意了他的要求。但怕他乱说乱动,还派人天天押送上下班。在他的率先垂范下,该市的“走资派”都到了挖洞一线,并且由“走资派”组成的施工队, 态度特别端正、工作特别积极、战斗力特别强。表示出了老一辈革命者们对党的无限忠诚,对祖国和人民的赤胆忠心。

10.挖洞正规军,施工部队担负起设防工程和首脑工程的建设任务。宏伟的地下长城完全可以与古老的万里长城媲美。

深挖洞,不仅仅是要解决城市防空和群众防空问题,还要解决政府首脑机关和重要目标的防护问题,以及打仗所需要的攻防设施。还有坦克、大炮、飞机、舰艇等大型装备要进洞库,一些重要的工厂,比如兵工厂、核工厂都需要搬到地下。这些工程,技术要求高,规模浩大,靠发动群众是建不起来的,必须要有正规的施工队伍,解放军就义不容辞地担负起了这项艰巨的任务。“脚踩云雾,手把风枪,将岁月刻在山的胸膛;机声隆隆,汗拌砂浆,用心血突起山的脊梁。嗨嘿,我们筑长城,我们走四方,我们献青春哟,钢铁长城长……”这首《施工部队之歌》,唱出了工程兵战士的心声,抒发了工程兵战士的情怀、描绘出工程兵艰苦奋斗的身影。

——建国初期,还没有先进的工程机械,施工全靠钢钎、大锤、铁锹、镐头手工作业。有时,战士们悬空抡锤打炮眼,虎IZl震裂了,用棉线一针一针把裂开的口子缝上,又抡起了十八磅大锤。

——严冬施工,天气奇冷,没有取暖设备,战士们用枯树枝烧热一个个鹅卵石,搂在怀里,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睡下就可能被冻僵的寒夜。

——三年自然灾害,饥饿也袭击着工程兵施工部队。战士们打来红树叶,磨成粉,掺进每日的口粮,就连稀少的白菜根头也捡来剁碎用苦水煮烂吃掉。

从挖几条战壕、交通壕,到构筑完整的现代化工程体系;从用圆锹、十字镐,大锤、钢钎作业到组织专业化、机械化施工;从依靠外国专家帮助,到自己勘察、设计、施工、安装。几经酷暑严寒,几度斗转星移。多少新兵变成了老兵,多少将军熬白了头发。严格的保密制度,使牺牲的官兵长眠在深山老林,没有亲人步入禁区的祭扫,只有英灵和祖国的青山同在。

就这样,工程兵和全国广大人民群众一道,用自己的血汗筑起了我们新的长城。据不完全统计,把构筑国防工程、人防工程的土石方量加起来,已经超过了万里长城土石方的总量,宏伟的地下长城完全可以与古老的万里长城媲美。

在施工部队中,有这样一个连队,它终年奋战在风雪高原上,是我军艰苦奋斗的一面旗帜。

1965年初冬,上级要求该连在海拔4500米的山上修筑工事,限期两个月完成。在严重的高山反应面前,全连200多名官兵,主动请战,甚至写血书要求上阵。党支部选拔了l 54人上山。行进中,由于高山缺氧,等上到山顶,只剩下2人。到达山顶已是午夜时分,战士们又忍着极度的疲劳,冒着严寒,铲积雪,搭帐篷。帐篷刚刚架起,突然之间狂风大作,眼看帐篷要被连根拔起,1个排的同志们只好同拽一顶帐篷,像荡秋千一样,大家紧抓不放,好不容易才把帐篷固定住。在海拔4500米的高山上,吃饭成了大问题,锅里的水看着咕嘟咕嘟地翻水花,实际只有50摄氏度。挂面下进锅里,上面的是稀糊糊,中间一层是硬条条,到了下层都是焦锅巴,大家只好半生不熟地吃。大雪山的天气说变就变,半夜里常常突然骤起风暴。干部战士夜里睡觉都戴着皮帽子,用背包带把脚头的被口扎紧,早晨起床互相一望,不禁哑然失笑,都成了“白毛男”了。在这么艰苦的生活环境中,虽然吃不好,休息不好,大家却都精神饱满,思想乐观,真正是以苦为荣,以苦为乐。

1966年7月,连队担负地下坑道施工。当时没有施工机械,主要靠手工作业,在地下坑道内,战士们抡着2 4磅重的大锤打眼,班进度保持在1.2米~1.9米,作业十分艰苦。后来,有了风钻和空压机。却很难拉上山。同志们用肩膀、用绳索把机械和大批水泥,沙子、石子等寺拉到山上,很多人的双手双肩都磨肿了。开始坑道内施工缺乏防尘设施,石粉弥漫的坑道内,形成了对人体有害的石粉雾,可同志们仍乐呵呵的,凭着为落实战备防御任务的决心,保质保量地完成了任务。

就这样,该连以战天斗地其乐无穷的气概,敢于向困难挑战,敢于啃“硬骨头”,打硬仗,在风雪高原做出了显著的成绩,1968年,中央军委授予“风雪高原工程兵好十连”的光荣称号。

国防工程中,不仅有指挥工程、阵地工程,还有大型装备的洞库工程。坦克大炮要进库,飞机舰艇也要进库。大型洞库工程的施工就复杂得多。

1970年元旦,工兵某团奉命修建一洞库工程。该团团长后来回忆说,这项工程,是在我40余年的工兵生涯里,担负过的任务中规模最大、技术最复杂的一项工程,因此,给我留下的印象也最深刻。

1970年3月下旬,全团进入施工工地,经过简短准备,从4月16日开始进行水上导洞作业。我们以6个连的兵力,采取东西对进,品字形上下导洞的开挖办法。备单位克眼了人工运碴距离较远和缺乏大跨度作业经验等困难,于1970~10月初,将主坑道导洞全部贯通,然后,以营为单位组织扩修,被覆拱顶和侧墙。11月初,我们在2营组织坑道被覆试点。天气突变,雨雪交加,气温降到零下10多摄氏度,给混凝土拌和作业造成困难。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及时采取了烧热水,水中加盐等办法,较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因下雨雪,地上结冰,路面太滑,汽车送不上水,干部战士就用肩挑,全团组成了1000余人的送热水队伍,挑灯夜战,保证了这一任务的顺利完成。

在施工中遇到的第二个问题,是坑道扩修后的塌方问题。我们坑道施工的地质条件多为片麻岩,断层多,因而多次出现塌方。一次,主坑道技术区以东20米处发生塌方,长20米、高2.3米至2.85米的水上混凝土侧墙和背侧4米厚的岩石塌落,威胁拱顶的稳定。当采取紧急措施时,又发现水上侧墙出现新的裂缝,作业部队立即撤离险区,并通知兄弟连队尽快撤离,当部队撤出不到两分钟,一场大的塌方出现了。塌方后,我们采取了三条措施:一是临时支护,防止塌方继续扩展;二是用钢板桩斜撑拱顶,预防拱顶塌落;三是侧墙修复。我们在水上混凝土侧墙中,每平方米加固一根铆固钢筋,钻孔平均6米深,并用水泥砂浆灌注。处理好塌方,加固了围岩,保证了坑道掘进的顺利进行。经过全团指战员4年零7个月的艰苦奋斗,胜利完成了工程建设任务。

说起大型洞库建设,最大的洞库还要数某工厂的洞库建设。为了防止敌人突然袭击,必须把地面工厂搬到地下。工程兵某师担负了这项任务。

某厂工程的主体坑道切口,要克服长度100米左右的土夹石断层破碎带,在300多米的正面上要开挖9个导洞,且导洞的净孔宽和高度都在10米左右。部队一上去,就遇到了坑口塌方,引起了山体滑坡。面对复杂的地质条件,到现场进行了山体稳定论证,最后的结论认为山体是稳定的。据此,师党委决定:采取化大为小,化高为低,即先戴帽、22T~'阶,先拱后墙,先被后掘的施工方案。干部跟班作业,终于克服了这一难关。

进入主体施工之后,工程进展比较快,官兵的情绪也很高涨,但中途又遇到了千枚岩的断层。千枚岩质地松软,这种岩石呈黑褐色,形状就像“孝感麻糖”一片一片的堆砌着,遇水遇风用手一捏就成了泥或成了粉末。在这种岩石中要掘成30多米跨度的大洞库,并非一件易事。工程技术人员翻阅了国内外的大量资料,参观了全国几个大的地下电站,最后确定采用喷锚支护来对待这只“拦路虎”。部队一边掘进,一边打锚杆,一边编铁丝网,一边喷混凝土,使掘进中裸露的千枚岩的岩石面尽快地被喷射混凝土封闭了,既防止了岩石风化,又使毛洞形成了一个整体,有效地克服了塌方。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在这里运用了既粗(直径20多厘米)又长(40多米)的钢索锚杆,使用这种锚杆,就是采取能打100多米深的潜钻钻孔,将钢索锚杆的锚固头安放到整体岩石上,然后在孔内灌注混凝土。这样就将锚固头、钢索、整体岩石、干枚岩、钢筋、混凝土喷射层连成了一个整体,形成了一个整体受力拱。这一成果在全国第一次科学技术大会上得到了奖励,“预应力锚索系列”和“75型二次灌浆预应力大锚杆”分别荣获军队级科技进步二、三等奖。这项施工技术目前已广泛地应用到大型水电站的岩体加固,山体滑坡的锚定,产生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利益,受到了专家们的好评。他们说在70年代运用这种技术,在这样大的洞体获得成功,这在国内还是首创。经过历时7年的艰苦奋斗,两个大型地下洞库工程建设任务完成了。坑道施工中,最怕的是遇到塌方。一位老工兵回忆起当年在塌方中死里逃生的情景,心里还有些发紧。

1970年4月,我连奉命接替兄弟部队贯通两条坑道。其中一个坑道口旁遗留着一顶安全帽和一只手套,上面的血渍已经干涸,说明以前兄弟部队在作业时发生了伤亡事故。坑道已被覆到作业面。作业面上因连续塌方,高达15米、宽5米的砂石已涌满了坑道。眼下首要的是清除作业面的砂石,但险情又不允许我们立即施工。怎么办?身为连队指导员的我,首先想到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于是,我叫大家全部撤出洞外,只带领一排长和五班长进洞排险。

我们扛进一根圆木,一头搭在作业面塌落下的岩石上,一头搭在被覆层拱顶上,权作我们的排险和撤退的路线。我们每人一手拿手电或马灯,一手持一根排险杆。排险杆触及之处,砂石雨也似的往下直掉。最难办的是一块近10吨重的巨石悬在头顶,周围都是松动的砂石,不把它“请”下来,就无法施工。一排长和五班长盯着我,仿佛说,下命令吧。我果断地道:“排”!随着排险杆的撞击,我突然发现巨石周围的砂石开始坠落,我大喊一声“快撤”说时迟,那时快,巨石几乎顺着我们的后脚跟落了下来。粗粗的松木被砸断。紧接着便是连续的塌方。随之,眼前一片黑暗。我知道,塌落的砂石已将靠近作业面的被覆段完全堵死。我们与外界隔离了。好在这段被覆层的拱顶与毛洞问尚未回填,我们蜷缩在拱顶这微小的空间里。

为了减少洞内氧气的消耗,我们吹灭了马灯,不再说话。漆黑的洞里,我双手紧紧拉着一排长和五班长的手,让温暖传给每一个人。“指导员,我们会‘光荣’吗?”五班长轻声问我。“不会的。战友们一定在想办法救我们。”我坚定地说。“共产党员,为国防建设而死,值得。”一排长说。我们互相鼓励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在我们呼吸已感到困难的时候,隐隐传来铁石撞击声,“战友们救我们来了!”一排长挣扎着要爬起来。渐渐,我们听到了战士们哭喊着我们的名字的声音。我心里酸酸地,甚为感动,我伏在拱顶上尽力对下面喊道:“同志们,我们全活着呢!”

当我们爬出拱顶后,看见团营干部和战士们一个个被汗水和砂土沾满了的脸,我们不知说什么好,只是紧紧地与大伙儿搂抱着。
险情并没有吓倒我们的战士,大家靠勇敢和顽强征服了塌方,将一条濒于报废的坑道起死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