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民防知识
筑起我们新的长城——解读中国“深挖洞”(十四)
发布时间:2018-05-17 阅读次数: 字号:【

(46)最传统、最简单、最原始的文化体育活动,丰富了“深挖洞”年代施工部队的精神生活。
文化工作是政治工作的重要内容。它是通过艺术的、形象的手段和体育锻炼活动,陶冶官兵的精神世界,增强官兵的体质,巩固和提高部队的战斗力。
施工部队是执行防护工程建设任务的特殊群体,文化工作有其自身鲜明的特点,主要是围绕施工任务的完成来开展,在部队政治建设中发挥着特有的功能。
施工部队大多驻在偏远的重点设防地域,任务繁重,条件艰苦,环境险恶。心理学研究表明,处于高度紧张、艰险恶劣的环境,如果缺少心理调节,脑神经的兴奋和抑制过程失调,就容易使人产生一种“压迫感”,会导致反应迟钝,情绪消极。这些心理反应仅仅依靠一般的政治教育是不能完全补偿的。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弦绷得太紧,就容易断,只有通过文化娱乐,才能调节心理,使之达到平衡。旋律优美的音乐,绚丽多彩的美术,丰富多样的体育活动,能给人振奋、激励,使人心旷神怡,充满活力。
“在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是我国大搞防护工程建设的年代。由于当时经济非常困难,全国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很不丰富,可以说,是最传统、最简单、最原始的文化体育活动,填补了那个年代施工部队的精神生活。”经历过那段生活的赵芳才深有感触地对笔者说。
赵芳才,一位工程兵文化工作的老兵,从连队业余文艺骨干,到团、师、军委工程兵机关的文化干事(1999年退休时为兵种首长秘书室主任),在“深挖洞”的文化战线干了近三十年,他的这段经历,就是施工部队文化工作的缩影。
他说,1961年,我才17岁,正在湖北汉川一所中学里上高中,我比较爱好音乐,喜欢拉二胡。
招兵的到学校来了,专门打听谁有文艺体育特长,经过筛选,招兵的悄悄地问我:“你愿意当兵吗?”我说:“愿意呀!”“那你跟我走!”“我还不到18岁呢?”“你填表的时候填上18岁就行了。”就这样,我参军来到了部队,经过一个月的新兵训练,被作为业余文艺骨干分到了施工连队。
那个年代,虽然物质文化生活条件都很差,但部队非常重视文化活动的开展,基层文化活动十分丰富。
有歌咏活动。教唱革命歌曲,主要是队列歌曲、传统歌曲、毛主席语录歌,如《我是一个兵》、《打靶归来》、《东方 红》、《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等。在开大会、放电影、演节目、搞联欢之前,都要拉歌,还经常组织歌咏比赛。战士们只要一拉歌,那真是扯着嗓门喊啊!歌声一个比一个响亮,拉歌词一个比一个幽默,谁都不服输,那场面,比战场上拚杀还激烈。
有文艺晚会。既有部队内部组织的文艺表演,也有与地方单位一起组织的联合演出。节目都是自编自演,部队干什么,就编什么、演什么。比如,我们是光荣的风钻手,我们是光荣的扒渣手,我们是光荣的捣固手,快乐的炊事班、快乐的保管队,快乐的……反映自己的生活,表彰身边的好人好事,兵写兵、兵唱兵、兵演兵,非常有生活情趣。
有墙报、黑板报。主要是配合形势、任务、重大节日,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反映施工情况,表扬好人好事,批评不良现象。内容生动、实际,字体工整,版面美观,标题醒目,更换经常,当天发生的事当天就能刊登出来。墙报、黑板报张贴、摆放的地点很灵活,施工现场、宿合、饭堂、活动场所……哪儿人多往哪儿贴、哪儿摆,注重宣传效果。
有各种群众性的体育和游艺活动。那个年代,没有更多的文体器材,只能因陋就简、因地制宜地开展活动。球类运动有篮球,几乎每个连队都有篮球队,但因场地受限,大多只有一个篮板,三个人一拨儿进行对抗。乒乓球,都是自制的球桌和球拍,很不规则。板羽球(类似于羽毛球),球和拍子也是自制的。棋类活动有象棋、军棋,还有民间流行的“和尚棋”、“跳跳棋”——在地上画一个棋盘,捡几颗石子或木头棍儿就在地上下起来。拔河是比较普遍的活动,班、排、连之间经常进行比赛。还有举石锁、举风钻、看谁举的次数多。还有顶门棍、顶扁担,两人用手顶、用肩顶、用肚子顶,看谁力气大。游艺活动,主要是击鼓传花、猜谜语等等。除重视基层体育活动外,工程兵领导机关还重视高层次的体育工作。1973年组建了工程兵体工队,设有部队喜爱的篮球、乒乓球两个项目,并培养出了乒乓球全运会、世锦赛、奥运会女子双打冠军戴丽丽、沈剑萍。体工队除了代表工程兵参加全军、全国比赛外,平时深入基层巡回表演和辅导,使驻在深山、海岛、荒漠的官兵也能看到高水平的比赛、得到高水平的辅导,深受部队欢迎。一次,工程兵篮球队来到西北某市,驻该市的工程兵某师政委亲自到市体委联系,让市男女篮球队和部队进行一场篮球友谊赛。市体委有点不以为然,私下讲:这帮“土”工兵吃了豹子胆啦,还敢和我们专业队挑战?未曾想到,比赛从开始到结束,工程兵篮球队一直压着对手打,使一向在当地称王称霸的市篮球队既无招架之功,也无还手之力,以悬殊的比分败北。高兴得看台上的一千多名工程兵官兵一蹦三尺高、吼声如雷。赛后,师政委对体工队说:“这场比赛,能让部队骄傲三月有余味,干活不知苦和累……”这就是精神的力量。
有业余文艺创作活动。支持和鼓励有这方面爱好和特长的官兵从事业余文学创作和美术绘画活动,并把文艺创作与新闻报道结合起来,宣传、歌颂施工部队的英模人物,反映施工部队的精神面貌。连队的业余文艺骨干、业余报道员只要能写出新闻报道和文艺作品,在报刊上发表,在电台里广播,在汇演中获奖,那可了不得啦,又是立功受奖,又是提干,又是调机关。那时候,全军施工部队几十万人,为了活跃文化生活,开辟了不少文化阵地,有《人民工兵》杂志、 《工程兵报》、《连队文艺》等,各师、团、营、连都有快报、战报之类的小报。工程兵有专业的文工团,部队层层都有业余文艺宣传队,经常组织汇演。团里每年要搞两次汇演,每次临时集中两个月,把各营连的好节目、文艺骨干集中起来创作排练,一方面要选出好节目参加师里汇演,一方面要组成一台节目下营连慰问演出。师里汇演时,各团都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有的团河北人多,就以评剧的形式表现施工生活。有的团山西人多,就以二人台的形式表现施工部队的生活。有的团能歌善舞的多,就以歌舞小节目表现施工生活。有的团曲艺人才多,就以曲艺形式表现施工生活。师里汇演后,一方面要选出好节目参加整个工程兵的汇演,一方面要组成一台或几台节目下部队进行慰问演出。工程兵在汇演的时候,一方面要选出好节目参加全军的汇演,一方面要选拔文艺人才,充实专业文艺队伍。
有放电影、幻灯、广播和读报活动。那个年代,电影是最受欢迎的一项文化活动,每周放一次电影,驻地偏远的部队也要保证半个月放一场电影。放映幻灯是放电影所不能完全代替的,幻灯片由官兵自己制作,用来反映身边的人和事,看了非常亲切、非常受教育。收听广播也是一项文化活动,凡具备有线广播设施的单位,除了转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节目、解放军生活节目和选播一些文艺节目外,还组织本部队的专题节目,播送反映本部队官兵生活的稿件和编演的文艺节目。有些单位还创造了“饭堂广播”,即利用吃饭的时间,由官兵自编自播,收到很好的教育效果。每天半小时读报,一般安排在睡觉前。有的还安排读红色小说,以班为单位,集中念给大家听。星期天还安排写家信,不会写的由连里的“小秀才”代写。
有图书室。图书报刊资料虽然不多,但也是广大官兵了解时事政策,学习科学文化知识,进行文学欣赏的一个场所。
有驻地环境美化。战士们根据驻地条件,因地制宜,把环境布置得朴素、庄重、优雅、美观,如养花种草、制作盆景等。
有荣誉室布置。把图片、实物、锦旗和奖状等反映本单位历史的物品、材料陈列在荣誉室里,配以说明,经常进行传统教育。
有各种现场宣传鼓动。部队在施工中劳动强度大,有时昼夜作业,不可避免地会发生疲劳和厌倦情绪,采取灵活多样的宣传鼓动形式,及时传播消息、介绍经验,表扬先进、鼓舞斗志,对于激发和保持部队旺盛的施工热情具有重要的作用。比如快板形式的鼓动词,上口押韵,简练好记。写捣固手:“捣固手,捣灰浆,三十秒钟插一趟,震动面积七点五(7.5公分),趟趟插成梅花样。轻插灰浆捣的均,慢拔无缝才能匀,快拔猛插要不得,蜂窝麻面真丢人。”写工程师: “设计师,请注意,工程标准全靠你,你若搞错一厘米,返工浪费了不的。”又如,办广播,分扩音广播和人工广播两种。扩音广播除播报施工信息外,还配以唱片、快板、小型节目和时事讲话来配合教育、调节生活。人工广播可随部队行动,广播员拿着喇叭见啥说啥。在作业时,见到运输员,他说:“运输员,上了台(作业台),注意棚矮碰脑袋,电灯电线你别碰,下台别把胶管踩。”见到收工了,他说:“现在收工要回去,检查工具要擦洗,平时爱护要周到,干起活来它帮你。”再如,插标语牌。主要是把一些鼓动口号、施工方针原则、注意事项写成大字标语,插在显眼突出的地方,随时给官兵以警示。还有颁发光荣花、光荣旗、光荣匾,写贺信、慰问信,组织挑战应战,签订施工合同等等,通过各种宣传鼓动形式来调动官兵的积极性,提高部队的战斗力。
“让我至今想起来都还觉得骄傲的是,1965年,我在团里当文化干事的时候,我们创作排练的一台反映施工部队生活的歌舞节目,在层层汇演中一路胜出。最后,军委工程兵确定让我们代表兵种参加全国五一联欢会的演出。参加演出的有各军兵种和国家的文艺团体,彩排时,对节目进行了筛选,只保留二分之一,工程兵演出队《欢乐的工地》节目别具一格,得以保留,给了半个小时的演出时间。节目一开始,只见炊事班送饭来到了工地,用瓢、盆、勺等炊具,施工官兵用钢钎、铁锨等工具组成一个乐队,连队的风钻手、捣固手、扒渣手等各工种人员,在特殊的音乐伴奏下,连说带唱,载歌载舞,充分展示了施工部队的工作生活场景和精神风貌。五月一日晚上,在劳动人民文化宫举行了五一联欢晚会,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由于《欢乐的工地》太有生活了,给晚会带来了阵阵会心的笑声和经久不息的掌声。”说起这段难忘的经历,老赵一脸的幸福。
“你是不是因为这次汇演成功才调到工程兵的?”我问。“先调到师里,后调到工程兵。这次汇演的确给了我一个机遇,影响了我后来的发展道路。”赵主任会心地笑了。
听着赵主任讲述施工部队文化工作的情景,不仅使我想起了原军委工程兵马苏政副司令员讲过的有关施工部队文化工作的两个故事。
一个是连队开文艺晚会的故事。他说,有个连队曾经组织过一个特殊的文艺晚会,让人难以忘怀。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周末,连队军人俱乐部拟定利用皓月当空的夜晚,开个娱乐晚会。可是下午收工回来,当天的运水车连影子都没有,急得炊事班的同志直跺脚。经过电话询问,才知道水车在途中抛了锚。你要知道,这个连队驻地偏远,生活用水和施工用水,都是用水车每天从130公里之外运来,所以水显得特别珍贵,在保证饮用水之后,才是其他生活用水和施工用水。一盆水往往是先用来洗脸,后洗脚,沉淀一下再洗衣服。大家等水车等到明月高悬,仍听不到汽车的马达声。原定的娱乐晚会眼看开不成了。这时,有人提议,如其坐在帐篷里干等,还不如坐在帐篷外大家说说唱唱。司务长灵机一动,提出每人发一个萝卜,三片白菜帮,既可解渴,又可充饥。指导员说,一面开娱乐晚会,一面品尝“高级水果”,太有意思了。于是,哨音一响,全连集合,司务长给每人发一份“高级水果”。指导员主持晚会,节目如期演出。快到11点了,水车仍未到,指导员只好宣布散会睡觉。直到拂晓,大伙儿被运水车的喇叭声叫醒,水终于盼到了。当天的早饭便和头天的晚饭合并吃了。
另一个是看电影的故事。他说:“记得是1963年的中秋节,我在一个连队蹲点,为欢度中秋节,安排了一场电影。战士们吃了炊事班用糖和面烙成的‘月饼’,穿上大头鞋、皮大衣,戴上皮帽子,集合在皓月当空的操场上看电影。转眼间,一阵狂风袭来,乌云密布,顿时大雪纷飞。放映员用麦克风征求大家的意见:‘下雪了,还看吗?’大家异口同声地高声回答:‘看!’大风卷着雪花狂叫着,大家仍然坚持看完了电影。每个人的帽子上,大衣上都积了厚厚的一层雪。回到帐篷,大家热烈地谈论着电影中的故事情节,寒冷和疲劳早都忘到脑后了。”可见,文化活动威力有多大。
施工部队苦,工程维护部队的文化生活更是单调、枯燥。山高路深,地处偏远,广播、电视都收不到。放个电影,片子都是老掉牙的,报纸上介绍的新片,大多是一年半载以后才能看到。上个世纪80年代,虽然给维护部队陆陆续续配发了放相机,但片子的来源成问题。记得是上个世纪80年代末到某维护部队采访,专业军士黄常明告诉我,录相片《飞侠神刀》他已看过八遍,整个故事情节,他都从头到尾可以讲出来。后来电视差转机、地面卫星接收站的安装,解决了部分维护部队收看电视难的问题。但随之而来的看什么节目的矛盾又出现了。有一年国庆节前夕,某部地面卫星接收站管理员小张,就遇到这样的一个难题:9月30日下午,小张先后接到几十个电话,有的要求看《国庆联欢晚会》,有的要求看亚运会比赛。以往小张大权在握,旋钮一拧,想让你看哪个台,所有电视机都得看哪个台。好在小张有一个准则:少数服从多数。少数人有意见,只要大多数人没意见就行。可这次不好办了,两种呼声势均力敌,众怒难犯,哪边都不能得罪,只好请示政治处领导。领导裁决:九点三十分前看国庆联欢晚会,九点三十分后看亚运会比赛,推迟两个小时熄灯,大家看个够。于是各得其所,皆大欢喜。
(47)施工部队火热的生活,孕育了一大批文学创作人才,产生了一大批优秀的文学作品。
文学创作离不开生活。施工部队火热的生活,孕育了一大批文学创作人才,产生了一大批优秀的文学作品。
写诗的有喻晓、叶文福、韩作荣、刘毅然、王忠诚等,他们都是工程兵战士出身,早期诗作都是反映工程兵沸腾生活和美好心灵的作品,后来成了全国有名的诗人、作家、艺术家。喻晓是中国诗歌学会理事,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副会长。叶文福因发表《将军,不能这样做》一诗而确立了他在中国当代诗歌史上的地位。韩作荣转业后先后供职于诗刊和人民文学编辑部,作品获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刘毅然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会员,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教授。
写小说的有钱富民(前涉),代表作《桐柏英雄》,后改编为电影《小花》;马云鹏,代表作《最后一个冬天》,获“茅盾文学奖”提名奖;刘增新、江贤婉是有名的军旅作家。
写散文的有陈淀国、王耀成。陈淀国是一个多产作家,著有10余部散文集。王耀成的作品一一《柿子红了》被选为中学语文课文。
写曲艺的有王佩殍、杨其峙、胡白和、张金华、孙常文等。杨其峙(奇志)转业回了长沙,与大兵合作成为我国南派相声的代表人物。胡自和、张金华是一对相声演员,也是影视演员,胡自和演过《地道战》里的刘娃,还演过不少电视剧。孙常文是高元钧的弟子,说山东快书全国有名。更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儿子孙涛,生在工程兵、长在工程兵、参军又当了工程兵,从基层业余文艺骨干到总政话剧团著名演员,多次拿到全国小品大赛金奖,当工程兵的经历给了他足够的营养。
搞美术的有国画家田黎明、李香圃,如今田黎明的国画“洛阳纸贵”。版画家郑作良、邱军在版画界大名鼎鼎,后来分别供职于中国美术馆和军事博物馆。舞美名家毕起亮后供职于中国剧院,全国不少重大活动、大型晚会的舞美场景,都是他策划设计的。
写歌词的有董铁志、韩敏、李云棋,他们都是工程兵土生土长的词作家,工程兵的歌大多出自他们的手。
作曲的更是人才济济。后来调到总政歌舞团的有张千一、孟宪斌、桑叶松,调到二炮文工团的姚鹤明,调到战友文工团的杨林华,调到武警文工团的张国富,他们都是我国音乐界的“腕儿”级人物。
唱歌的有李京舂、罗乐,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他们可是著名的歌手。李京舂后调到广播文工团,是朝鲜族歌手的代表。工程兵文工团还有一段佳话,据说著名歌唱家李双江、李谷一都曾报考过工程兵文工团,居然双双落榜。在那个时候,不知是他们的歌声不适宜唱反映工程兵生活的歌曲,还是他们的嗓音特色还不被人赏识,反正这件事给工程兵留下了遗憾。假如他们加入了工程兵文化工作的行列,那又不知会给施工部队留下什么经典美妙的歌曲。
拍电影那可是工程兵的拿手好戏,《地雷战》、《地道战》、《破袭战》、《小花》均出自工程兵创作人员之手,特别是《地道战》,主创人员大多来自工程兵。编剧有徐国腾、王俊益、潘云山,演员有高传宝的扮演者朱龙广、林霞的扮演者刘秀杰、刘娃的扮演者胡自和、武工队长的扮演者朱启、翻译官的扮演者李三义等,还有不少配角和群众演员,他们都是工程兵文工团的演职人员。《地道战》的导演任旭东在谈到该片的创作时说,影片主要讲的是抗日战争时期冀中人民利用地道战打击日本侵略者的故事。它将丰富多彩的战争史实、形象鲜明的英雄人物和军事教育的内容巧妙地融为一体,生动地描述了由隐蔽地道到战斗地道再到联防地道这一特殊战场的发展过程,显示了人民战争的无穷威力,展现了抗日军民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和人民游击战争恢宏瑰丽的场景。刚开始我觉得,虽然是军教片,但电影不能像课堂上课一样“干巴巴”的,应该有点“调味品”之类的东西。为此,在我剧本第一稿中设计了许多“博观众一笑”的细节。例如:民兵队长和未婚妻在地道里谈情说爱的细节;民兵大康和妻子在地洞里生孩子的细节;民兵淘气儿和女民兵素云吃烙饼逗乐子的细节;民兵牛娃从射击孔拽拉伪军腿的细节等等,但是都在审查时被删除了。理由是:“没有任何教育价值,多了反而会冲淡主题,扭曲历史的真实性,脱离《地道战》的主线”。《地道战》是中国战争电影的经典之作,发行了2800个拷贝,放映的场次、观看的人数,都创下了吉尼斯纪录。现在我无论到城市和农村,发现凡是50岁以上的人,都看过《地道战》,而且看了不止一遍。我自己对这部影片很满意,没有什么遗憾的地方。
反映施工部队生活的电视剧也不少,代表作有《石破天惊》。该剧主要表现世纪之交,某战略导弹工程兵师大功团接受了为新型导弹武器“筑巢”的“世纪龙”龙头工程建设任务。在团长石万山的带领下,一批共和国的官兵为了祖国的安全和人民的幸福,牢记导弹工程兵“攻坚克难、敢为人先”的革命誓言,发扬革命军人无私无畏的奉献精神和牺牲精神,为共和国导弹筑出了优质的巢,也为共和国培养了一批优秀的“筑巢”人才。该剧为我国战略导弹工程兵唱响了一首英雄的赞歌,也为我钢铁长城立下了又一座光彩夺目的丰碑。这部电视剧的演职人员阵容也尤为强大。编剧是茅盾文学奖得主柳建伟,他的《突出重围》《英雄时代》和《惊涛骇浪》让多少人感到热浪澎湃;导演更是大名鼎鼎的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张绍林,他的《三国演义》、《水浒传》、 《国宝》在中国可以说是家喻户晓;演员方面均是“道”中高手,刘之冰、王茜华、孙思瀚、黄海波等都是在类似题材剧中摸爬滚打出来的精英分子,而刚毅的性格,靓丽的容貌……更使得这部电视剧看点十足!
反映施工部队生活的小品也登上了大雅之堂,在全国大赛中,小品《坑道深处》一举夺得金奖。它讲的是在坑道施工中遇到了大塌方,班长和一个新兵被埋在坑道深处,部队官兵奋力组织营救。在营救过程中,在特定的环境下,反映了处于绝境中的两个战士在生死面前所表现出的心理活动和精神境界,演员的语言表达和形体动作非常到位,不仅征服了评委,而且征服了观众。